环门APP041-1.0(7) | 环通APP | 互通

《共产主义黑皮书》:监狱群岛

作者:让-路易斯‧马格林

【大纪元2020年09月25日讯】监狱群岛

原则上,民主柬埔​​寨没有监狱。据波尔布特在1978年8月的讲话称,“我们没有监狱,我们甚至不使用‘监狱’这个词。我们社会中的坏分子只是被赋予了要完成的生产性任务。”红色高棉对此非常自豪,强调与政治过去和宗教传统的双重决裂。根据宗教传统,惩罚被推迟,拘留被佛教的业力所取代,其中罪恶只在来生偿还。在红色高棉统治下,惩罚是立即进行。然而,有“再教育中心”(munty operum),有时称为“地区警察总部”。陈旧的殖民地监狱就像城里所有其它建筑一样被遗弃,只在少数几个小型省级城市里被重新占用。在那里,多达30名在押者会被塞进一间为两三个人设计的牢房里。在新政权下用作监狱的建筑物,往往是此时无用的、陈旧的学校建筑,或者寺庙。

毫无疑问,这些颇不同于传统监狱,甚至颇不同于有着极苛刻体制的监狱。至少可以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使囚犯的生活更容易一点,甚至是帮助他们生存下去。食物配给量微乎其微──有时一盒米饭供40名囚犯吃。没有医疗设施,过度拥挤的问题很普遍。囚犯们时常被戴上镣铐:对于女性和较轻类别的男性囚犯,会被戴在一只脚踝上;普通男性囚犯戴在两只脚踝上,有时肘部也被绑在背后,所有链条都系在一根固定在地面上的铁条上(khnoh,译者注:即铁镣铐)。没有厕所,也没有清洗的可能。在这些条件下的平均期望寿命为三个月;很少有人活下来。其中一个罕见的例外描述了他在西部大区监狱中的好运:“他们只杀死了大约一半或更少的囚犯。”他足够幸运,在1975年末被关了起来。当时释放囚犯仍是可以想像的,直到4月17日。在1976年以前,有20%至30%的囚犯获释,也许是因为当时人们仍然相当认真地看待通过让人精疲力尽的体力劳动来进行再教育这一理念。它是中国和越南监狱系统的核心。来自旧政权的官员甚至士兵,只要安分守己并且努力工作,就有真正的机会活着逃脱。甚至在疏散的早期,这也依然是真的。此后,旧的术语得以保留,但却没有了一切含义。监禁通常被说成是邀请参加“学习会议”──这是红色高棉从中文“学习”一词借用来的。所有的教学目的的消失(据潘达拉﹝Y Phandara﹞的描述,Bung Tra Beck营地可能是个例外。那里用于关押从海外归国的柬埔寨人,其中大多数是学生)在一个地方总部的一张便条中得到了默认。该便条规定,所有儿童不管年龄如何,都不应该与他们的母亲关在一起,“为的是一下子就把他们全部清除。”这是对“斩草必须除根”这一口号的实施。该口号是毛主义极端分子中对“阶级遗传”概念的一种激进表述。这些儿童被单独留下,没有被捆绑,但无人照料。他们的命运特别悲惨。更糟糕的是少年犯的命运。对于他们,没有监禁的最低年龄限制。据一名前官员说,

最令我们动容的是20名幼童的命运。他们大多属于1975年4月17日以后被疏散的人。这些儿童因为太饿而行窃。逮捕他们,为的不是可以惩罚他们,而是可以以极端凶残的方式处死他们:

  • 监狱看守把他们击打或踢打至死。
  • 他们用他们做活玩具,捆住他们的脚,将他们吊在屋顶上,让他们摆来摆去,然后以踢打使其平稳。
  • 监狱附近有一个池塘;刽子手将孩子们扔进去并用脚踩住他们。当他们开始剧烈摆动时,他们会让他们抬起头来,然后重新开始这个过程。
  • 我们,我自己和其他囚犯,私下里为这些孩子的命运而哭泣。他们正以如此骇人听闻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有8名刽子手和看守。主管Bun和Lan(这是我所记得的唯一两个名字)是最坏的人,但他们都参与了,争着看谁可以让他们的同胞遭受最残酷的痛苦。

    囚犯之间的主要区分在于被判慢慢死去的人与要被立即处决的人之间。这首先取决于他们被关押的原因:他们是否违法、社会出身不纯、公开表露过对该政权的不满,或是参与过某种阴谋。在最后3个案例中,人们通常受到审讯,以便他们要么承认以前在一个被禁止的类别中工作过,要么坦白认罪,并点名指认其帮凶。如果他们进行任何一丁点抵抗,就动用酷刑,而且比任何其它共产党政权下都用得更为普遍。红色高棉在这方面特别病态和具有施虐狂般的创造力。最常见的手段之一是使用塑料袋进行部分窒息。许多已相当虚弱的囚犯没有活过这些酷刑期;尤其是女性很遭罪。刽子手的借口是,最严重的酷刑带来了最好的效果。一份报告声称,囚犯“首先被礼貌地讯问,根本没对其使用任何暴力。因此,不可能知道他是否在说实话”。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如果供认对未来的定罪特别有利,在押者就被转移到监狱地狱的下一级。因此,人们可以从当地监狱到区域设施,然后到主要大区监狱,最后到达吐斯廉的中央监狱。无论到达那一级,结果通常都是相同的。在饱受酷刑折磨之后,一旦囚犯没有了更多信息招供(这可能需要数周甚至数月),他就直接被处决了。这通常是用刀子完成的,或者像在三局县(TramKak)一样,用铁棒完成。扬声器会大声播放革命性音乐,来掩饰以这种方式死去的囚犯临终时的痛苦。

    人们也可能因某些在合作社里可能导致麻烦或死亡的相同犯罪而被监禁,特别是如果这些罪行规模较大的话。监狱里有许多小偷。他们组织了大规模行动,经常是与其同谋一道进行。但也有许多人有婚外两性关系,还有很多人发表了“颠覆性”言论:抱怨食物不足或柬埔寨臣服于中国、对表现为一种军事行动的农业环境感到厌倦、对革命赞歌进行戏谑、传播反共游击队的传闻,或者提及被无神论者颠倒的世界注定要销毁的佛教预言。一名妇女(一名“70年代人”)因被激怒后在食堂打碎了一个杓子而被囚禁。她被激怒是因为,她已在饥荒中失去4个孩子,却仍然不被允许陪伴其最后一个孩子。她这个孩子正在医院里奄奄一息。

    1996年,柬埔寨人权研究所所长凯西纽(Kassie Neou)报告说:

    因为说英语的罪行,我被红色高棉逮捕,并用套在颈部的绳子把我一瘸一拐地、摇摇晃晃地拖到马德望附近的Kach Roteh监狱。这仅仅是个开始。我被用镣铐与其他囚犯锁在一起。镣铐扎进了我的皮肤里。我的脚踝上仍留有伤疤。几个月来我一再遭受酷刑折磨。当昏倒时,我才得以喘息。

    每天晚上,看守都会进入牢房,大声叫喊一名、两名或三名囚犯的名字。他们会被带走,我们再也不会见到他们了。按照红色高棉的命令,他们被暗杀。据我所知,我是从Kach Roteh幸存下来的极少数囚犯之一。这实在是一个酷刑和灭绝营。我幸存下来,只是因为我善于讲述伊索寓言和高棉神话中的经典动物故事,从而能够让作为我们看守的青少年和儿童很开心。

    除了这些政治案例之外,还有大量社会案例:曾就自己以前的职业撒谎或者隐瞒过去历史中诸如长期旅居西方等有损声誉事件的人。 监狱中还有相当多的农民(尽管他们占极少数),甚至还有士兵和红色高棉官员。在三局县监狱,这些人占所有囚犯的10%,或者说,在477人中就有46人。他们表现出偷懒的迹象或“开了小差”。后者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指尝试去探望他们的亲人。中级或较高级别的干部一般直接被送到吐斯廉等中央监狱。

    参观这栋陈旧的学校建筑,就是感受陷入恐怖的极致。在柬共时代,该建筑仅被以代号称为S-21。不过,它只是数百座拘留中心中的一座,尽管它造成两万人遇难,但这并不是一个极高的数字。生活条件极其恶劣,但在别处也同样糟糕。只有2%的死者,或许还有5%的囚犯,在吐斯廉得以幸存;因此,无法与奥斯威辛在纳粹集中营系统中的核心作用相比。除了广泛使用电力之外,也没有特定的酷刑方式。它唯一的特定特征是: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中央委员会”监狱,失势的干部和落马的领导人就被送往那里;而且它是一个特别强大的“黑洞”,几乎没有机会活着摆脱,只有六七名在押者活了下来。它也很独特,因为它保留了1975年至1978年中期入狱的所有囚犯的完整清单(14,000个名字)以及一个庞大的档案库。档案库里含有供词和审讯报告,包括一些关于政权高级人物的内容。

    约五分之四的囚犯本身就是红色高棉成员。其他人是1978年被派往那里的工人和技术人员,其中很多人是华人血统。还有少数很不幸落入该政权手中的外国人(大多是水手)。在任何特定的时间,都有1,000至1,500名在押者,但人员流动确实很大;不断增长的进入人数大约相当于每年的死难者人数。1975年只有200人,到1976年有2,250人,1977年已逾6,330人,1978年仅第一季度就有5,765人。审讯人员面临两难困境:据一本笔记本的记录,“酷刑被认为是绝对必要的”;但问题是囚犯在足够坦白之前死得太快,这对党来说是一种失​​败。因此,在所有囚犯肯定会死亡的那个地方,可以得到最少量的医疗护理。一些在押者比其他人更容易处理;囚犯(往往已被处决)的妻子和子女在预先安排的时间内迅速被除掉。这样,1977年7月1日,114名妇女(其中90人是囚犯的妻子)被绞死;次日,31名男孩和43名女孩被杀,他们都是囚犯的孩子。此前,15人从一个特别的儿童教养所搬到那里。在宣布柬共存在后不久,每天的处决数量达到顶峰;1977年10月15日,有418人遇害。估计有1,200名儿童死于S-21。(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共产主义黑皮书

    2020-09-26 18:08  c842699  精选

    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

     0
     0
     6
     14
     61255
    购买
    三退
    反馈
    分享
    安装
    C
    B
    线路A

    🌕 《共产主义黑皮书》:监狱群岛(
2020年9月2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死亡无处不在(
2020年9月2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无知乃恐怖之母(
2020年9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心如铁石(
2020年9月1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喂食的血腥之手(
2020年9月1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巨大的徒劳(
2020年9月0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柬共治下生命失去价值(
2020年9月0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柬共统治下的少数民族(
2020年9月0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穿过历史的迷雾看真相(
2020年8月2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自我吞噬的柬共(
2020年8月2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被分类的人民(
2020年8月2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高棉共和国之毁灭(
2020年8月1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红色高棉──鲜血写就的历史(
2020年8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老挝——逃亡的人口(
2020年8月1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奇怪的“解放”(
2020年8月1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越南版“整风”运动(
2020年8月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越盟的土地改革(
2020年8月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民族主义外衣下的毛主义(
2020年8月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朝共治下的300万死难者(
2020年7月3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金家王朝的“神话”(
2020年7月2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撕碎与犬决(
2020年7月2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监狱与营地(
2020年7月2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朝鲜的共产主义受害者(
2020年7月1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革命铁蹄下的西藏(
2020年7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恐怖的终结(
2020年7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孤胆英雄”之死(
2020年7月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从派系斗争到粉碎造反派(2020年6月2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革命小将及幕后操纵者(2020年6月2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无可阻挡的学童(2020年6月2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知识界的毁灭(2020年6月1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红卫兵的荣耀时刻(2020年6月1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中国共产主义失去动力(2020年6月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劳改制度的内部矛盾(2020年6月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因被捕而有罪(2020年5月3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以食物为武器(2020年5月2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马列主义的坦白与忏悔(2020年5月2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隐藏的古拉格(2020年5月2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红旗下的饿殍(2020年5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灾难的蔓延(2020年5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史上最大的饥荒之缘起(2020年5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永不停息的镇压机器(2020年5月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红色恐怖下的城市(2020年4月2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血之契约”与任意处决(2020年4月2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土改下的中国村庄(2020年4月2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自杀的自我批评者(2020年4月2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血腥的狂欢(2019年9月1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中古帝国的动荡与和平(2019年9月1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马列主义的“第二罗马”(2019年9月1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亚洲的共产主义(2019年9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各国法律上的不同应对(2019年8月2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面对过去和未来的难题(2019年8月2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温和”的压迫(2019年8月2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后恐怖时期的罗马尼亚(2019年8月2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后恐怖时期”的中欧(2019年8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苏军入侵捷克斯洛伐克(2019年8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苏联坦克进入匈牙利(2019年8月1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压迫的演变(2019年8月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审判共产党领导人(4)(2019年6月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审判共产党领导人(3)(2019年6月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审判共产党领导人(2)(2019年6月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审判共产党领导人(1)(2019年4月1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党集中营新花样(2019年4月1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党集中营的系统(2019年4月1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对普通人的迫害(2019年4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对教会和教徒的迫害(2019年3月2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对公民社会的破坏(2019年3月2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捷克斯洛伐克和西方的冷漠(2019年3月1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对党外盟友的政治审判(2019年3月1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党的暴力(2019年3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战争遗留的暴力(2019年3月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战争状态”(2019年2月2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祸害波兰的第三阶段(2019年2月2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对波兰的恐怖镇压(2019年2月2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武力征服 祸害波兰(2019年2月2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波兰救国军被粉碎(2019年2月2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二战中大规模驱逐人口(2019年2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卡廷屠杀及其它杀戮(2019年2月1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苏联对波兰人的镇压(2019年2月1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铁幕另一侧的秘密战线(2019年2月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游击队与解放阵线(2019年2月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莫斯科之手”(2019年1月2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流放与死亡(2019年1月2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国际纵队的结局(2019年1月1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审讯和处决大师”(2019年1月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西班牙化的“契卡”(2019年1月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谎言开道 子弹穿颈(2018年12月3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斯大林进军西班牙(2018年12月1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NKVD阴影笼罩西班牙(2018年12月1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NKVD阴影笼罩西班牙(2018年12月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党趁乱坐大——希腊(2018年12月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美英对苏联的绥靖(2018年11月2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逃亡者的陷阱(2018年11月1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避难苏联 大难难逃(2018年11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奔向乌托邦”噩梦(2018年11月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全球追杀托派(2018年11月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托洛茨基的惨死(2018年10月3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党内的恐怖(1)(2018年10月2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大恐怖冲击共产国际(2018年10月1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自我揭发和告密盛行(2018年10月1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苏联制裁外国共产党(2018年10月1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勒死”党内反对派(2018年10月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国际布尔什维克化(2018年10月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武装暴动的国际化(2018年9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被斩断的红色触手(3) (2018年9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被斩断的红色触手(2) (2018年9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被斩断的红色触手(1)(2018年9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国际的恐怖活动(2018年9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恐怖的内在逻辑(2018年8月1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暴力与镇压的循环(2018年8月1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政治解冻期的异见者(2018年8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不安定的和平(2018年8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赫鲁晓夫的踌躇(2018年8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密谋与反密谋(2018年7月1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神秘的列宁格勒事件(2018年7月1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苏联的反犹主义(2018年7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医生的阴谋” (2018年7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古拉格的危机(2018年7月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被永久驱逐的特殊移民(2018年7月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法院”的新职能(2018年7月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战后的反抗和镇压(2018年6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死亡营——战时古拉格(2018年6月1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大规模放逐少数民族(2018年6月1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放逐日耳曼人(2018年6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关押普通公民的集中营(2018年6月1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占领波罗的海三国(2018年6月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波兰大屠杀(2018年6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大规模杀戮的逻辑(2018年5月3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枪毙西多罗夫(2018年5月2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谁是大清洗受害者?(2018年5月2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镇压措施的始作俑者(2018年5月2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斯大林的大清洗(2018年5月1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大恐怖(2018年5月1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基洛夫被暗杀和党内清洗(2018年5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苏联版的户籍制(2018年5月1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镇压宗教(2018年5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镇压“社会外来分子”(2018年4月3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饿殍惨象(2018年4月2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百万饥民的死亡判决(2018年4月1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大饥荒(2018年4月1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贱民”阶级(2018年4月1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饥寒交迫的新生活(2018年4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运畜车中的被流放者(2018年4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劳改大军(2018年4月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强制集体化和去富农化(2018年4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党内清洗与斯大林上台(2018年4月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中亚的反抗与征服(2018年3月2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索洛维茨基特别集中营(2018年3月2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从停战到大转折(2018年3月1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清洗知识界(2018年3月1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反革命罪(2018年3月1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饥荒与反宗教运动(2018年3月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知识界的反饥荒行动(2018年3月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镇压农民(2018年3月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罢工与兵变(2018年3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从坦波夫到大饥荒(2018年3月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血染之旗(2018年3月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去哥萨克化”(2018年3月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生存之战(2018年2月2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大规模镇压工人罢工(2018年2月2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肮脏战争(2018年2月2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两月处决上万人(2018年2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红色恐怖全面启动(2018年2月1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恐怖手段镇压农民起义(2018年2月12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契卡镇压罢工及反对派(2018年2月1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数千起征粮暴动遭镇压(2018年2月9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强制征粮政策酝酿中(2018年2月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契卡指挥恐怖屠杀(2018年2月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契卡的成立(2018年2月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2018年2月1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武装夺权 图谋内战(2018年1月2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沙皇垮台 临时政府分崩(2018年1月2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十月革命的悖论和误解(2018年1月2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九:保存历史和记忆(2018年1月2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八:苏共首度认罪(2018年1月2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七:罪恶为何被掩(2018年1月1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六:沉默的原因(2018年1月15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五:共产与纳粹(2018年1月1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四:罪行的共谋(2018年1月10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三:群体灭绝罪(2018年1月8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二:反人类罪(2018年1月7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导论之一:共产主义罪行(2018年1月6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前言之三:追溯正义(2018年1月4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前言之二:双重标准(2018年1月3日)

    🌕 《共产主义黑皮书》前言之一:暴行的使用(2018年1月2日)

    beixi  2020-09-25 18:13  v280959

    怎么才能赚钱

    匿名90226  2020-09-25 12:05  v280764

    美国中央情报局,时空警察大都经侦局长,批准你们对非人类使用莲子提取物,经线粒体激素测试,非人类的,拒不交代问题的,以50万年为下限,使用莲子提取物,进行审问。让这帮婊子儿,在人间也尝尝空间地狱的滋味。

    匿名90226  2020-09-25 11:53  v280758

    酷刑之下,必有实话,美国中央情报局,收起你们的花式按摩,那是对付人类的,他们不在乎。

    匿名90226  2020-09-23 16:58  v279653

    共产党主力部队,严派,走基层路线,控制第一资产,土地,对死刑的使用很慎重,不可能爆发大屠杀事件,看行为,冒牌共产党。对百姓民间传言和民众意见,共产党极度重视,江泽民,邓小平,都是地球帮的走狗,个鸡巴共产党。

    匿名  2020-01-03 02:12  v117737

    这本书出版后的二十多年里,共产党在中国,又干了几票大生意:1949年夺权,文化大革命,镇压西藏新疆,八九天安门六四大屠杀,暴露迫害法轮功学员,关押百万新疆维族人,暴力强拆,打压关押上访民众,打压律师和公共知识分子网络大 V ,封锁网络,大搞   全文

    vovov  2019-11-19 00:52  v90186

    更多的黑幕还根本看不到,这些只是一部分,更多的没有解密,也无法看到,将来应该还会有陆续的解密。

    vovov  2019-10-23 19:38  v75042

    写这本书时是几十年以前了吧,可是这几十年共产党特别是中共又干了多少骇人听闻的罪恶!

    匿名  2019-10-10 14:39  v66724

    残暴,腐败,独裁,贫穷,落后,洗脑,偏执狂,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假大空,假恶斗,几乎是共产党的共同特征!

    重庆煤矿一氧化碳超标致16死 1人抢救中

     2020-09-28 03:52  c1228249  头条

     0
     0
     0
     0
     11
     

    一线采访:老板跑路 辽宁博创学校倒闭

     2020-09-28 03:45  c1228248  头条

     0
     0
     0
     0
     10
     

    大陆经济增长转化军事实力 投资者陷两难

     2020-09-28 03:29  c1228247  头条

     0
     0
     0
     0
     22
     

    刘德华迎59岁生日 刘嘉玲晒合照显交情

     2020-09-28 03:17  c1228243  头条

    刘德华(华仔)27日迎来59岁生日,除了当晚举行线上庆生会,圈内好友刘嘉玲也在在微博晒出两人的合照并写道:“华仔,生日快乐!”显示出两人的好交情。

     0
     0
     0
     0
     10
     

    川普再质疑拜登神智 要求首场辩论会前后药检

     2020-09-28 03:06  c1228246  头条

     0
     0
     0
     0
     14
     

    茶叶吃紧 半年涨价50%

     2020-09-28 03:01  c1228239  头条

     0
     0
     0
     0
     181
     

    云南也现鼠疫 官称已有儿童疑似感染

     2020-09-28 03:01  c1228244  头条

    去年以来,中国内蒙和蒙古国接连报告腺鼠疫病例。日前云南勐海县官方又通报,初步判断当地发生鼠间鼠疫,并已有一名3岁儿童疑似感染。由于中共惯于掩盖疫情,此事严重程度不明。

     0
     0
     0
     0
     4
     

    赚钱加洗脑 中共各地斥巨资建“红色景区”

     2020-09-28 02:58  c1228242  头条

    近日,中共正在各地掀起“红色旅游”,甚至冠以“脱贫”、“发展工业”等理由,并斥巨资修建“红色景点”,组织学生前往接受洗脑教育。中共此举引发当地民众不满。

     0
     0
     0
     0
     15
     
    更多
     
     

    做了不该做的事 金正恩不敢让人民知道?

     2020-09-27 17:03  c1228138  头条

     0
     0
     0
     2
     4063
     

    大纪元:中共大量内部文件流出!

     2020-09-26 15:10  c1227838  头条

     0
     1
     2
     10
     14103
     
     

    移民顾问:美国开始禁止党员入境 海外华人纷纷退党

     2020-09-27 20:13  c1228106  头条

    美国民主人士、律师行移民顾问郑存柱26日对媒体证实,这宗遣返个案说明美国政府已开始执行禁止中共党员入境的政策。

     0
     1
     0
     7
     5183
     
     

    【微博精粹】中共国最玄幻的一幕出现了

     2020-09-27 09:30  c1228070  头条

     0
     0
     2
     1
     2426
     
    更多

    安卓版 https://x.co/ogatea | 苹果版 https://x.co/odisk | 电脑版 https://x.co/ogatew | 大陆网页版 https://x.co/ogate